菜农

为什么中国没发展成神权国家?

小三:

时拾史事:






2016-06-14 陈华 时拾史事




当文明刚刚在世界的某些角落兴起时,能够点亮文明之火的不是帝王百姓,而是巫师。这些充满神秘力量的人,像普罗米修斯一样,将天国中封存的文明之火撒播到人间,从而开启了人类的文明之旅。在那个介于文明与蛮荒的远古岁月里,他们就是文明的化身,上帝的代言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从后世的考古发现中,我们也常常可以看到巫师特别是长老级的巫师(大祭司)墓中的陪葬品甚至超过了部落首领。正是因为处于人神媒介间的特殊地位,巫师们居于部落精神领袖的高尚地位,左右着族群的命运。








但是,巫师们为部落方国发展所开出的药方,虽然美其名曰是系出天神上帝,实际上却是为了维护自身神权的目的而发布的,他们的号令在很多时候都会侵害部落贵族或首领的利益,于是,神权和王权不可避免地将发生龃龉,乃至尖锐冲突,一旦难以调和,王权也会奋起将上帝推下神坛,取而代之。下面,我们要说的这位商王,正是敢于和天神上帝PK的牛人,在他的利箭与威权下,已在中国滋生繁衍了两千多年的神权政治终于远离华夏。他就是商王武乙。











武乙像








武乙,姓子名瞿,是商朝第二十八位君王,是前任商王康丁之子,于公元前1147年继位,在位35年,崩于前1113年。武乙作为商代后期的一位重要君王,从个人出发,努力地施行了一些挽救商国统治的举措,特别是在神权政治向王权政治转变过程中起到了表率作用。但是商王朝在走过了四百年的漫长岁月后,已回天乏力,加之武乙生性残暴,贪图享受,因此,武乙未能挽救商朝的颓势,而他本人也因为与天神巫师对抗的离经叛道之举被后世评为昏暴之主。甚至,就连他的死也是五千年华夏帝王史上的唯一,传说被雷击死于渭水流域(常年暴露荒野辛勤劳作的老百姓死于雷击并不新鲜,可帝王若是死于雷电之下,确属罕见,另一位大清皇帝嘉庆疑似被雷击,但终究未能确诊)。








商朝是崇尚鬼神的王朝,从他们的祖先契开始,就离不开占卜。契既是一方诸侯,也是舜帝的司徒,主抓文教事业。当时懂得文教的人或多或少具有巫师的本事,契浸淫其中,注定了与巫师们的关系匪浅。同时,商本是星名,在远古时代,与星象有关的天文学是人类最早研究的学问,而最早的那些具有较高水平的天文研究者,无一不披着巫师的外衣,这一切都为商文明烙上了深深的巫师印记。所以商人才会“每事卜”,才会留下数量惊人的甲骨文(这些甲骨文绝大多数都是卜辞,在其字里行间,我们看到的却是商人的历史和中华文明的初始),所以,今天人们能够听道我们祖先遥远的声音,真的应该感谢那些神秘而博学的巫师(一名好巫师应该是一位集神学家、心理学家、天文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家、文字学家于一体的通灵人士,可不简单哟)。











图7 殷商甲骨文“舞”字








我们先来看看巫术是怎么回事?巫术是借助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对某些人、事物施加影响或给予控制的方术。古代施术者女称巫,男称觋,音xí。远古时代,由于科技水平的落后,人们对变化莫测的大自然充满了恐惧之感和敬畏之心,同时,人们从事原始的生产劳动,又时时离不开自然力量的帮助,为了消除恐惧,更为了风调雨顺,人们将自然神化并顶礼膜拜和供养,希望通过自己的虔诚,让大自然顺从人的意志,为人造福。但是,自然或神灵高高在上,未必听得见凡人的内心吁求,只有借助巫师施展法术,才能实现人神沟通,达成人类的意愿。这样,巫师便应运而生了。








从甲骨文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巫,是最早的汉字之一,甲骨文、金文中就有此字。巫字形态颇具寓意,上一横代表天,下一横代表地,两边两个人,中间一竖贯通天地。其意为能在天地之间传达信息的一个群体(注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族群,一个以巫为特点的部落群体。就像上古时代的黄帝、炎帝一样,其实只是一个延绵上千年的、具有统一图腾的族群,而绝非是一个具体的人)。巫字从舞之音,意指巫师用舞蹈形式实现人神间的信息沟通,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跳大神(当然它还有个文雅的名字叫禹步,据说来自大禹,看来大禹也是个巫蹈高手)。












图8 河南信阳长台关楚墓出土漆瑟彩绘巫师乐舞(摹本)






据说中国巫文化起源于上古时期,当时,以巫咸为首的“灵山十巫”(灵,古字为靈,雨字头下面一个巫),就创立了以占星术和占卜术为巫术形式,并辅以天文医药手段助力巫术传播。在《山海经•大荒西经》中就记载有“灵山,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在古籍中,把他们描述为左手握着一条红蛇,右手握着一条青蛇,常常从灵山上到天庭,把民众的意愿汇报给天帝,又从天庭下来向人民转达天帝的意旨,途中顺道还采集一些名贵的仙药,为百姓治病。最早的医字为“毉”,也是从巫,说明了医术也来源于巫,在科技和经验都几乎为空白的上古时代,人们生了病就只有通过巫术向上天求助,所以,医从巫。后来经过神农尝百草,人们对中医药的认识不断深入,才逐渐让医、巫分家,医字改为“醫”,从酉,寓意为盛放药液的陶皿。可见巫在中国先民生活中所处的重要地位,那时的人们生老病死都离不开巫,巫寄托着先民的美好愿景。











巫山的解说碑








从巫术的性质这一角度,可以把巫术分为黑巫术和白巫术。黑巫术是指嫁祸于别人时施用的巫术;白巫术则是祝吉祈福时施用的巫术,故又叫吉巫术。祈求神灵帮助;为死者招魂;诅咒敌人;驱逐鬼祟;避邪等都离不开巫师或巫术的影子,当然,这些东西在今人眼中无一不是迷信,尽在被破除之列。随着时代的变迁,巫师或巫术的寄托客体或表现形式发生了变化,如巫术融入了萨满教、道教、巫蛊乃至风水术之中,但是这都无法抹去巫术在中国人生活中的影响。








正因为如此,武乙的父亲商王康丁虽然在位时间不长,却非常迷恋巫卜之术,给了巫师们更高的地位,使得他们把持的神权日益膨胀,直接和武乙所代表的王权发生了冲突。








不甘沉沦的武乙渴望拥有王者的大权,当然不希望有人借着神的名义干预自己。在他眼中,神是为自己服务的,不是自己的主人。于是,武乙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与准备,开始利用自己的王权,向巫师们所把持的神权发起了挑战。











评价武乙的甲骨文








一天,他命工匠雕了一个木偶,状貌威严,冠服齐整,被称作天神。武乙约天神与他赌博。木偶天神自然不能应战。武乙就命令一个近臣代替木偶,作为天神出战。臣子怕武乙,步步退让,以大输告终。武乙指着神偶大笑说:“你既然是天神,怎么会输给我,如此不灵验,不配称天神。”就命令左右剥去木偶的衣冠,痛打木偶,连带那个近臣也吃了板子。








光让天神现眼还不够。武乙很快又有了新点子。这一次,武乙命人缝制了一只皮囊,里面盛满兽血,挂在树枝上,他亲自挽弓仰射,射破皮囊,立时兽血四溅,场面极为可观。武乙管这个叫“射天”。按照武乙的逻辑,如果天神真的灵验的话,就不会被射中,更不会听任武乙把自己射出血。现在天神都被射成这样了,也不见显灵,武乙不由地掷弓大笑说:“今天,天被我射了一个窟窿。”俗话说打狗看主人,武乙以搞笑的方式上演了打主人吓狗的好戏,既然天神都不灵验,那么靠天神吃饭的巫师们就失去了自己的最大依仗,和天神们一起跌下了神坛。而武乙所代表的王权自然行情看涨。








武乙还将都城迁至沬邑(今河南淇县)。我们曾说过商王盘庚将都迁至殷后,商朝一直建都于此。我认为这与武乙迁都并不矛盾,因为沬邑本为商王武丁所建,武丁也曾一度在此办公。可以这么说,沬邑只是作为商朝的陪都,是商王处理日常政务的地方,而商的宗庙社稷依然在殷。武乙之所以会选择在此陪都办公,原因之一恐怕就是为了避开神权势力的影响。当然,他的这一选择被他的曾孙帝辛发扬光大,帝辛就在这里大兴土木,建设作威作福的地上天国,还美其名曰朝歌。








武乙还做了一件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事。他明确了王位传承为父子相传,从而在法理上避免了兄弟间的残酷争斗。因为,在那个时候,每一个有资格继承王位的商王子背后都有某支巫师力量的支持,武乙的父亲当年凭着廪辛之弟的身份登上王位就离不开巫师们的助力,这也是康丁为什么那么宠信巫师的重要原因。现在,明确了父子传承制度,就让那些站错队的巫师失去干政的机会。








没有了神权的掣肘,武乙终于可以放手对付那些危及商王朝统治的方国了。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厉兵秣马后,商军向西开拔,进攻旨方(今山西长治)和羝方(可能在陕西一带)这两个羌族方国,取得了胜利,俘虏了旨方几千人,多数作了奴隶。武乙还曾经出征南方的归国(今湖北秭归县),屠杀了很多当地居民。








不幸的是,武乙在取得了内政外交方面的一些胜利之后,开始飘飘然起来,变得日益昏暴,特别是迷上了狩猎,常到黄河、渭水之间去游猎,乐此不疲。以商王的万金之躯暴露在荒原旷野之中,防护措施难免不当,使得这位不可一世的商王忽的一下就被雷击死了。他的死完全可以收入吉尼斯纪录。一个堂堂王者都能被雷击死,而且他在后世也是恶评如潮,于是,他凭着以身试法的光荣经历成为后世“雷打恶人”的样板,让一些受了冤屈又无处申诉的人看到了曙光,总盼着天打雷劈自己的冤家对头。








当然,后世一些学者认为,这种说法其实是无稽之谈,很有可能是仇恨武乙的巫师们编造出来贬低武乙的。从武乙晚年经常用兵于渭水流域的史料来分析,他可能死于征伐西方方国部落的战斗中。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以将其视作为破除迷信陋习而献身的第一位古代君王。








在武乙为挽救没落的商王朝而不停地东征西讨的同时,在渭水流域,一个同样古老的民族——周族获得了新生。周人在其杰出领袖古公亶父、季历父子的率领下,打着为商王效力的旗号,统合周边方国,力量不断壮大。不久的将来,他们将开创一个新的时代。








顺便说一下,武乙射天的故事还有2.0版,那是他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宋康王的故事。这位宋康王又被称为宋偃王,据说是徐偃王的转世(不过人家徐偃王可是以仁慈著称的,这位宋偃王从来与仁慈不沾边,也不知古人是怎么张冠李戴的)。年青时的宋康王就不愤自己的哥哥剔成君总被其他诸侯欺侮,于是苦练神功,直至面有神光,力能屈伸铁钩。在他上位后,一想着自己是商王的后裔就鸡血沸腾,渴望恢复先人的荣光。而他确实要比自己的祖先宋襄公有本事的多。他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也搞了一出射天的把戏,“盛血以韦囊,悬而射之”,甚至他还鞭打地神,让人觉得他才是天上地下唯一的主宰。之后,他不仅自立为王,还东败齐,取五城;南败楚,掠地三百里;又西败魏军,收二城,灭滕(今山东滕州),占其地,遂号称“五千乘之劲宋”,一时间与本就比宋强得多的战国七雄们都结下了梁子,这些国家本来就对宋这个商的遗民建立的国家看不上眼,现在看到宋康王如此不安分,就合伙送了他个外号“桀宋”。但是外号吓不死人,真正让宋灭亡的是随之而起的内乱。日益疯狂的宋偃王嗜酒贪色,拒谏好杀,曾不知老之将至。就在他自以为天下无敌的时候,腾出手来的齐湣王与魏、楚合兵伐宋,杀宋康王(一说出逃温邑,死在当地),三国遂灭宋而分其地。








在武乙祭起王权挑战神权之前,传说也有人做过类似的事。帝颛顼时期,据说天地是相通的,人们可以顺着天柱爬上天去,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天神,在他们的心中,或多或少地都会看轻王权,这让颛顼很不爽。于是,他命大臣重、黎分司天地,斩断天柱,绝地天通,使天神与凡人不再杂糅在一起。这样,王权得到了提升,神的身影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远。如果神人间再想联系,只能靠巫师与巫术了。由于帝颛顼是正面形象,加之这本来就是传说,因此,帝颛顼也就失去了被授予破除迷信第一君荣誉的机会。武乙对巫师所代表的神权奋然一击,终于奠定了中国未来权力格局的核心,只能是王权,而不是像西方世界那样,神权高于王权,并由此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




 




参考文献




《竹书纪年》:“王畋于河、渭,暴雷震死。”是说,武乙在河渭之间打猎的时候,被雷击死。




 




上一期:武丁背后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香港电影圈黑帮往事




日本人的起源是哪里?




影像记录“华山论剑”








下面是本文作者的支付宝二维码,如果你喜欢他写的东西,就用实际行动表示一下吧:)
































关于时拾史事


搜索微信号:historytalking 关注时拾史事,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时拾史事是今日头条签约作者。时拾史事读者群号 535858375,欢迎喜欢历史的各位加入群一起交流。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更多文章,长按关注